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党性党风党纪教育 > 井冈山精神研究 >
甘祖昌上井冈山
来源:《党史文苑》(2019年第7期)        发布时间:2019-08-26
李晓斌
  自从1927年9月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部队途经江西莲花进驻了井冈山后,革命形势顿时峰回路转,极大鼓舞了莲花地方党组织和革命群众的革命积极性。
  1928年2月,中共莲花特别支部在寒山西冲召开党员大会,后因形势危急,被迫迁往瑶坊狮形坳召开。根据上级党委指示,会议决定重建莲花地方武装,取出贺国庆保存的全县唯一的一支枪,成立赤色队,陈竞进为队长,贺国庆任副队长。这支队伍开始人数不多,武器主要是红缨枪。
  莲花地方武装赤色队成立后不久,发展到八九十人15支枪,战斗力大大增强。这年4月,经请示上级同意,赤色队在九都焦叶冲升编为莲花红色独立团,陈竞进任团长,李伟任党代表。升编后的红色独立团,即在上西山区和攸县一带游击,打土豪筹款。随着革命形势的发展,斗争由秘密转为公开,甘祖昌任坊楼土地委员会主任,领导群众打土豪、分田地,搞得轰轰烈烈。其时坊楼田垅村有个贫苦青年,名叫陈春林,生于1911年,小甘祖昌6岁,和甘祖昌很要好。在土地革命中,有人检举陈春林的父亲窝藏了财主的东西,因此将其列入斗争对象。陈春林很紧张,来找甘祖昌辩冤。甘祖昌不相信陈春林这样的家庭会窝藏财主的东西,于是亲自带人调查核实,终于澄清了事实,消除了陈家由于遭人诬陷造成的不良影响。从此,陈春林更加信服甘祖昌,后来也参加了工农红军。
  甘祖昌后来到修械所工作,表现突出。8月,党组织介绍他到红色独立团当军需处长,负责修械所及其他军需工作。从此,甘祖昌成了一名红军战士。他一方面要参加战斗,一方面又要负责修械所工作,任务十分艰巨。修械所每人一副担子,工具都挑在肩上,敌人来了,马上转移。来到安全地带,把担子放下,生起炉子,又可以开工。别看工厂设备简单,生产效率可不低。一次,部队出击攸县,战士要配刀。只在一夜之间,修械所给每人打好了一把小刀,为战斗提供了胜利的保障。俗话说,江湖一点诀,凡事触类旁通。修械所的师傅们很快就掌握了一些简单的兵工武器生产技术,像大刀、梭镖、鸟枪、松树炮等,都可以成批制造出厂。
  这一年,甘祖昌被派往井冈山红四军训练班学习,听毛委员讲课。接到通知,甘祖昌激动万分,立马收拾行李上路。时已下午,再快当天也到不了井冈山,同志们劝他第二天动身。他哪管这些,巴不得插上翅膀往山上飞。到了永新,天已经黑了,甘祖昌在一家小客店吃过夜饭,急着又要赶路。山里的夜晚非常寒冷,风也很大。店主劝他说:“前面都是荒山野岭,天这么黑,又这么冷,不如歇一晚再走。”甘祖昌赶路心切,谢过店主好意劝告,当即就往井冈山方向赶。半夜时分,竟然下起了雨。甘祖昌被淋得浑身湿透透,冷得牙齿直打战。四处是山,也不知到了哪儿,甘祖昌见前面有一户人家,还亮着灯,就上前去敲门。一个老人出来开了门,问道:“天还没亮,怎么就来敲门?你是谁?”
  甘祖昌说:“我是过路的,让我歇歇脚,烤下衣服就走。”
  老人举着一盏油灯,见是一个冷得发抖的后生,怜悯地说:“造孽啊,这夜雨天,赶路干什么?快进来暖和一下。”
  老人当即将火塘里煨着的火烬拨开,加上了柴草,燃旺了火,给甘祖昌烤衣服。
  当老人得知甘祖昌是去井冈山,他说:“你是去井冈山干革命的吧,我儿子就在井冈山当红军。你怎么跑到茶陵来了,这里离井冈山至少还有五六十里。不过,我知道一条近路,明天一早带你去。”
  当夜,甘祖昌在老人家休息。第二天一早,老人待甘祖昌吃过早饭,并准备好了路上的干粮——几只烤红薯,带着甘祖昌抄近路赶往井冈山。两人翻过几座山,来到一座大山脚下。老人指着眼前的那座山说:“沿这条山道一直走,翻过那座山就到井冈山,我就不送了。我儿子叫‘陈毛崽’,如果你见到他,就告诉他,家里一切都好,好好安心革命工作。”
  将近中午,甘祖昌终于到了井冈山。一位办事员带着他来到八角楼。
  毛委员见到他,起身说:“来了,很好,你叫什么?”
  甘祖昌站得笔直,说:“报告首长,红军战士甘祖昌!”
  毛委员微笑着说:“你是江西老表,莲花人对吗?快坐下来说话。”
  甘祖昌就坐在毛委员的旁边。他看着眼前的这位首长,一脸和蔼,宽宽的前额,浓密乌黑的头发,一双大眼睛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嘴角总是挂着微笑,没有一点官架子。
  “去年9月25日,我们到过你们莲花。你们是一支枪闹革命起家的,现在怎么样了?”
  甘祖昌认真地回答说:“我们的赤色队已经发展成红色独立团了。”
  “好啊,一支枪发展成了一个团,以后还能发展成一个师、一个军,革命不断发展,人民武装自然也要越来越发展。”
  甘祖昌一听,仿佛看见了一片无限光明的希望。他连连点头说是。
  毛委员又问:“你识字吗?”
  甘祖昌说:“只上了一年半私塾,认得些字。”
  毛委员说:“不错,参加革命了,要不断学习,这次办干部训练班,就是为了提高干部的马列主义水平。可是敌人不让我们学,又来捣乱了,纠集十万人来打我们,训练班只好改期了。”
  毛泽东详细询问了莲花县武装斗争的情况,最后交待甘祖昌说:“你回去告诉县委,要组织好红军和赤卫队,狠狠打击来犯的敌人,你们扯住了敌人的手脚,就是为保卫革命根据地出力!”
  毛委员的一番话,甘祖昌终生难忘。
  甘祖昌回到莲花后,敌人的“围剿”果然越来越疯狂,形势越来越紧。有一次,独立团和靖卫队在高洲接上了火,从早上到中午,战斗打得十分激烈。甘祖昌指挥修械所的同志把担子挑到火线附近一座庙里,配合部队打仗。
  这时,一个红军战士手提一支枪气喘吁吁赶来道:“快!快!敌人上来了,我的枪坏了!”大伙毫不迟疑,拆枪的拆枪,洗零件的洗零件,锻造部件的锻造部件,火星四射,挥汗如雨,不到十分钟,枪就修好了。这时,敌人已经冲到山上去了,甘祖昌带领几个战士,高声呼喊着从后面追上去,敌人听到后面响起了枪声,以为红军援兵到了,吓得胆战心惊,匆忙撤退。这一次,修械所立了大功,受到上级嘉奖。
  1929年,在攸县七里栾山打游击时,甘祖昌带领一个小分队,协助当地农协打土豪、分田地。这天深夜,下着小雨,四周漆黑一团,伸手不见五指。甘祖昌举着松明,撞开一家土豪的大门,带头冲进大院。不料,躲在门旮旯里的乡丁,挥起板斧朝他劈来。甘祖昌一时躲闪不及,前额皮开肉绽,鲜血如注。甘祖昌忍痛掉转梭镖,拼尽全身力气一挑,乡丁肚子被梭镖贯穿,顿时一命呜呼。甘祖昌也因失血过多,昏迷过去。战友们将头部受伤的甘祖昌背了回去。甘祖昌经抢救脱离了危险,但因伤口较深,经过一段时间休养才慢慢恢复健康,可是前额留下了一道永久的疤痕,并落下了天气一变就头痛的毛病。后来,由于甘祖昌长期在深山老林的兵工厂工作,又患上了疟疾,不时发烧“打摆子”,组织上安排甘祖昌回乡工作,调养身体。
  甘祖昌回到家乡沿背村。儿子见了爸爸,有些怯生,妻子立即叫孩子喊爸爸,儿子抱住爸爸的大腿,大声喊了声“爸爸”!甘祖昌无限爱怜地摸了摸儿子又黄又瘦的脸蛋,说道:“孩子长高了!”妻子悲喜交集。喜的是,丈夫活着回来了;悲的是,他病得那么惨,瘦得不成人形。更令人担忧的是,他的疟疾一旦发作,就浑身颤抖,牙齿磕得咯咯响。妻子从母亲那里抱来两床棉被,将他团团包住,仍然无济于事。乡亲们纷纷来看望他,替他求医问药。经过一段时间治疗,这才将病情稳住。甘祖昌告诉乡亲们,他到井冈山,在八角楼受到毛委员接见。从毛委员身上,他看到中国革命的前景一片光明。听了甘祖昌谈到他见到毛委员的情景,乡亲们更加坚定了对革命前途的信心。

?